加入我的最愛
EMAIL聯絡我們
檢舉信箱
網頁導覽

今天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關於公會
    關於公會
                                                   
   
2006前十名最佳交易經理人

題目:2006前十名最佳交易經理人
   Top Traders of 2006
 
作者:Linda Rafield
摘自:Futures 2007 / 3
日期:2007/4/2
 
2006年股市變化多端,但在市場紛亂中能適度分散風險、行動敏捷的交易員,往往利用短期激烈的市場波動而有最佳表現。以下是一些有傑出表現的交易員介紹。
 
翻譯:Maurice
 
2006年表現最佳交易經理人
安然渡過暴風雨
 
許多有經驗的長期趨勢追蹤交易者曾經對於2006年充滿期望,他們希望看見市場在持續多年的混亂之後能夠恢復到他們能獲利的情況。對於在波濤洶湧的市場中尋找機會的很多交易人來說,當2006年第一季度看起來有希望時,很多基金經理人便急需一個獲利的第四季,以求能夠損益兩平。
 
我們從巴克萊(Barclays)的交易顧問指數在2006年回復到3.53%看到市場的變化。2006年在很多方面反映2005年市場的困頓,尤其對那些追隨趨勢的大型投資者,把大量資金投入外匯和固定收入市場的人,巴克萊的外匯交易員指數下降0.16%,已連續第2年呈現負數。
 
巴克萊交易顧問追蹤服務公司總裁Sol Waksman說:「追隨趨勢有一些難度例如商品在夏天期間實在很糟糕,而利率在年初朝一個方向走,年度中期又朝向另一個方向移動;黃金年初上漲後卻還是慘跌,這就是你碰到的許多逆流。你會遇到美元對歐元減弱的行情,但卻對日元轉強。」
 
追隨長期趨勢並不容易,經常發生急劇反轉的行情,因而2005年代客操作經理人的績效遠勝過系統交易的交易員。根據巴克萊的資料,代客操作的經理人績效是7.86%而系統交易的交易員績效則是2.24%。在市場紛亂的年度,風險分散對獲利績效是有幫助的,因此從事商品交易和風險分散的基金經理人,他們的表現勝過那些集中交易於金融期貨與能源的大趨勢追隨者。與近年不同的是,急速成長的多頭商品指數表現不佳,原因在於能源與金屬市場的轉向空頭與盤整,抵銷了農產品的多頭行情。
 
Daniel Byrnes:
接受市場的波動性是大舉獲利的關鍵
 
如同2005年,那些趨勢追隨者因為更有彈性的使用多重期間(multiple time frames)與趨勢對應法(countertrend methods)而績效良好。名列2005年最佳交易公司的Fort Orange,就是利用股票指數和農業市場的趨勢創造年績效20.82%的高成長率。
 
Fort Orange公司的總裁Daniel Byrnes說:「去年有許多大趨勢的機會,而我們的交易模式都能夠抓住那些機會,但我們也有無法避免一些困難。」這家CTA公司在年初操作金屬表現良好,而在年末則操作股票指數和穀物獲利,Byrnes說,「我們在基本金屬/貴金屬和全球股票指數裡贏得大勝,但徹底看錯原油、無鉛汽油和燃料油的走勢。」
 
Byrnes在下半年把大多數利潤吐回去,因為看錯了能源的趨勢。儘管有這些淨下跌,Byrnes指出接受市場的波動性是大舉獲利的關鍵,並且說有一些經理人因為太過避險而錯失機會。「我們正在大舉撒網,且我們需要大舉改變方向以求獲利」,Byrnes說。「有些調整風險後的策略使你失去獲利豐厚的機會。下跌行情最大的風險之一是不能賺錢,因此我們非常積極交易,嘗試控制下跌。」
 
當Byrnes的多重時間法使他在原油市場坐收漁利的同時,很多交易經理人被盤整傷到,無法在市場中利用該項變動獲利;其他人則變得害怕市場波動。
 
Waksman:
波動率變動提升選擇權賣方權利金
 
2006年是選擇權賣方急速成長且成功的一年。或許有的基金經理人因波動而受挫,但是波動率變動卻提升了選擇權賣方權利金。Waksman說,「這是一個作權利金賣方的完美年度,我們看見錢流向這些賣方的人。」
 
Waksman指出趨勢很好的一個市場就是原油,原油可能對於一些交易經理人來說已經太危險。「在過去幾個月內,你無法在其他市場維持像能源那樣的趨勢 ,在當今的地理政治環境中,作為能源市場空方是極不情願的,因為一次意想不到的事件可能使價格一夜之間急遽上漲,」Waksman說。
 
「地理政治論的風險發生的對象是針對空頭並非多頭,所以即使價格下降,你還是看到許多CTA的空頭部位比多頭部位多。一些人確實非常不願意作為空方,因此即使他們的系統產生賣出信號,他們寧願空手等待而不是進場做空,因為他們不想要冒那個風危險,」他補充說。
 
Stanley Harr:
專注於商品期貨和透過基本面的敏銳代操獲利
 
Stanley Harr是Harr資產管理公司的總裁,「我們根本不交易能源類的商品,穀物和糖是能源的代替商品。原油的正向市場使得多頭交易難以獲利,我們感到有太多地理政治論的風險使我們不能做空。」Harr的交易獲利率在2006年是27.41%,這是透過專注於商品期貨和透過基本面的敏銳代操所獲得的成果。「我們的作法非常成功,我們在金融期貨裡沒看見任何大的機會,但是集中於有形的商品交易更適於我們。」
 
Harr最佳績效表現在咖啡,小麥,穀物和大豆類的商品交易。「全部市場都有好的波動,但我們避免被拖進波濤洶湧的外幣市場。」 Harr指出他能在市場多頭空頭上利用趨勢:「我們在年初放空大豆粉賺錢,並且在第四季做多大豆賺錢。」
 
Richard Morrow:
對乙醇產品與生物柴油的獲利很樂觀
 
穀物類商品在2006年是代客操作程式交易的成功關鍵。由於金錢的流入與流出增加市場的波動、造成反向和獨特走勢,使交易人尋求代客操作的服務。有二個因素造成穀物商品的市場逆轉︰看多指數期權的投入資金額度與生化燃料的出現。這些因素似乎有利於從事基本面交易的代操經理人,因為他們可即時衡量這兩個市場影響因素。
 
「這些錢在市場製造出毫無意義的混亂。假設代操交易人員能應付自如,而不會被如同公共汽車般亂竄的市場所撞倒,則將可以透過他的交易型態與特質取得一個優勢,」Bullfrog資金管理公司的投資組合經理人Richard Morrow如此說。該公司雖經歷成功的一年,但是Morrow發現新的基本面很難了解:「我正在交易的標的物有許多逆流;原油的價格影響價格穀物,進而影響任何物價,使得你看到了這些多頭基金。」
 
「我個人對於乙醇產品與生物柴油的獲利很樂觀,這些是舉足輕重的重要角色。如果你想要長期交易玉米,你必須對原油有看法,這可能正是發生另一個錯誤的所在。」 穀物市場的流動性創造了多重月份的個別商品交易機會,我們可以把他們當作獨立市場交易。所有其他影響商品的變數,雖然很難以理解,但是也同時創造極好的機會。 Morrow說:「現在的變數比以前更多,但是好消息現在流動性變得更好,因此掙大錢的機會仍然存在。」
 
Carper利用價差交易成長154.59%
 
Doug Carper於1994年創立代客操作DEC Capital交易顧問公司,曾經歷市場劇烈的績效波動。到了2006年他的期貨基金公司獲利率是154.59%,其中「低槓桿管理帳戶交易模組」(Commodity Alternatives)則為他賺進44.42%。
 
Carper說:「我們有幾個關鍵交易推高我們的績效;而抓住價差的脈動,並且規避個別合約的波動,那是我們獲勝的關鍵。」首先Carper利用各種小麥契約規格裡價格關係的顯著變化,例如,第一季12月堪薩斯市交易所的小麥契約與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小麥之間累積一個多頭部位,價差增加到超過每英斗1美元。Carper補充說,我們前不久也發現來自乙醇的對於玉米的巨大需求,隨後建立我們的部位,因此抓住了第四季玉米的最後一波波動。
 
當價差提供獲利機會時,他們不一定要避險。對於今年秋天的小麥而言,避險就不需要。「我們非常幸運躲過一次在10月小麥發生的災難性市場崩潰。許多人因為那次的災難而嚴重地受傷,」 Carper說,他的策略著重在基本面,與那些利用小麥空頭價差的交易經理人不同。然而這些混亂情況提供DEC公司一次良好機會,我們因此能夠將資金投注於近月契約,以便利用這個波動。
 
Carper已經持續使用這種方法交易農產品市場30 年,他看到比以前更巨大的機會,他特別感謝生物燃油的需求和電子交易的進展。
 
“交易量將持續成長。現下許多人願意交易玉米,因為他們能確定:透過電子交易可以在螢幕上債券或股指期貨符號旁邊看得到玉米行情。” Carper說。”這也使得從事穀物跨市場價差交易更容易做。能夠提供流動性的任何東西都使得某些交易變得可行。”
 
Carper說,流通性創造交易的機會,如今當某人要買進2008年12月或2009年12月的玉米時,都可以提出買價需求,而世界其他角落的人可以提出賣價需求, 現在,突然間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去看清楚多重年度的策略,這在以前是未曾存在過的。
 
當所有這些因素增加客戶對該公司的模組程式的興趣時,Carper卻不願意成長得太迅速,他努力避免熱錢。Carper認為,將公司維持在較小型而敏銳的交易顧問規模,有更好、更大的獲利空間。同時他指出,許多交易人正等待資產配置的顧問服務,而且此趨勢一觸即發。
 
Carper的最大的優勢是他的30 年從事基本面的交易經驗,其重心一直都在總體上。我們想辦法抓住那些廣大的一般主題,這就是人們僱佣我們的原因;我們把有關基本分析訊息的好東西帶給當事人,Carper說。
 
KMJ控制小賠創造28.8%績效
 
2006年對於外幣交易經理人是個艱困的環境,但位於美國伊利諾州的KMJ(Kenneth M. Jakubzak)資產公司,卻創造了28.80%的績效,這項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KMJ是個以短期基本面做為操作參考的交易顧問,但也觀察技術面的訊息。在建立一個部位之前,他們觀察許多總體經濟和技術因素,並且等待這些因素調整到位。「我必須觀察好的進場價位與適當時機。那必須跟我的操作要素一樣同時是正面有利的。如果這兩個因素不是正面有利我就不交易,」 Jakubzak說。「我持續觀察地理政治論的情勢,注意中央銀行的政策與動作和外匯的動能,以及會影響市場的適當的數字,例如美國ISM採購經理人指數(請參閱註一之說明),非農業薪資和德國IFO企業信心指數(請參閱註二之說明)。」
 
KMJ最賺錢的交易在於去年七月份與八月份的英鎊和歐元。Jakubzak 說,當時所有基本面同時發生,我同時看到轉弱的美元,轉強的歐元以及聯邦儲備銀行停止調升利率。聯邦儲備銀行是有一點屬於鴿派,而歐洲中央銀行變得活像鷹派似的好幾次提升利率。跟著轉弱的非農業薪資和ISM開始下降,並且全部一起發生。
 
儘管許多的交易決策都導向一個方向,Jakubzak不會死守著他的部位。他在全部交易上設置停損。他的策略生產的損失次數稍微比獲利次數多,但是他獲利的規模則遠大於損失的金額。
 
Jakubzak以短期的觀點來從事交易,因為他認為長期往往使交易員吐回太多既有利潤。「我的認知是外幣本來就沒有任何長期趨勢︰那也就是說,你將在波動過程中看到8到10次上升,然後就大幅回檔50%到75% ---這個時候是長期趨勢追蹤者進場時機,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如何出場。因此他們將許多到手的利潤又吐了回去。」
 
Jakubzak的策略更迅速地動作,並且試圖抓住市場的波動和隨後的盤整。「你將看見拉長的波段,但是在那個時期你也將看見相當可觀的盤整,這就是利潤被吞掉的地方,而我則在此期間快速回應。如果我看見關鍵轉折點,或如果我看見市場動能減少,則我將變更停損點或者直接出場,”Jakubzak 說。我一直在尋找特定區間內的交易,並且觀察時間,價格和波動率這三個因素。然後將它與總體經濟理論搭配︰我會問自己:這是好的交易嗎?持續的消費者物價指數,採購人物價指數,非農業薪資驗證支持這個交易嗎?會不會只是由中央銀行的強調語氣得到的誇張說法?
 
當基本面和技術面未調整為一致時,KMJ可能有停損出場或者完全空手不進場。 但是連續的停損也很快使得KMJ迅速找到下一次機會。KMJ的策略產生很多損失的月份,但在調整風險後(Risk adjusted)同時獲得驚人的利潤。
 
KMJ在過去5 年最壞的每月下跌幅度是5.12%。KMJ過去3 年有19個月是損失的月份,但是那些損失月份之中,只有4個月份的損失超過1%,同時該模組交易在該期間內損失從未超過2%。他的3年期間的每年合併利潤是14.35%。或許最令人印象深刻應該是他的上漲與下跌標準差超過5 比1。
 
Raithel︰目標波動率系統寫11.98%的利潤
 
Raithel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曾經很成功的連續六年期間,以他們的「目標波動率選擇權賣方策略交易系統」(Target Volatility Options Writing Program)從事交易。近期選擇權賣方的環境極佳,因此能長期持有很重要,判斷一個未經歷過艱難市場交易經理人好壞是很困難的。Raithel用6.9%的下跌(drawdown)來管理紐約和華盛頓在2001年9月恐怖攻擊之後的波動高峰︰他們的模組在2006年創造了11.98%的獲利。
 
Raithel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曾經很成功的連續六年期間,以他們的「目標波動率選擇權賣方策略交易系統」(Target Volatility Options Writing Program)從事交易。近期選擇權賣方的環境極佳,因此能長期持有很重要,判斷一個未經歷過艱難市場交易經理人好壞是很困難的。Raithel用6.9%的下跌(drawdown)來管理紐約和華盛頓在2001年9月恐怖攻擊之後的波動高峰︰他們的模組在2006年創造了11.98%的獲利。
 
John Raithel是Raithel投資公司的總裁,他設計系統化賣出選擇權模組禁得住巨大的波動率尖峰。模組程式賣出勒式選擇權,其中的買權與賣權與當時S&P市價間距相等。這些部位在到期前已經持續被持有五個星期。當他確定交易停損點之後就不在更動停損目標。部位不是停損就是留倉到期至價值歸零。當選擇權對他不利時,他就不會再進一步將部位轉倉延期。”我喜歡每個月份的部位分別獨立,” Raithel說。”遇到麻煩也不會轉倉,或有時候會將賣權轉倉至更低的履約價,也有時候會將買權轉倉至更高的履約價,這樣我們一個月頂多只會被擊敗一次。”
 
Raithel在2006年完全沒有損失的月份,這都要感謝在5月和6月的波動率衝擊,使他們獲利35.73% ---這是他績效最好的兩個月。波動率尖峰可能造成其他選擇權賣方交易者的災難,那些去年春天的波動率尖峰只有增加賣出勒式選擇權的權利金,但並沒有將選擇權推向價內(In-the-money)。我覺得一點點是好事,但是一大堆就就不是好事。
 
經由不轉倉的作法,Raithel避免被撞擊兩次,而且能有希望避免龐大的損失。
 
Raithel指出幾乎所有主要的股票交易市場下跌都被系統顯示出來。
 
“在任何時候股票市場的大幅下跌,都是至少在該項大幅下跌之前的四到五周,就已經是在一個下跌趨勢,” Raithel說。1929年是這樣。在1987年也是這樣。連在2001年9月都是一樣。在任何一個主要大跌的情況,股票市場其實早就已經在下跌趨勢之中。這是Raithel寧願不要他的部位轉倉的原因。”最糟的事是你沒有降低你的持有部位,然後當大幅下跌的事件發生時,你仍然還是在原位不動。
 
他說他努力保持市場中立(market neutral),但他認為沒有市場中立這樣的事。「當你建立市場中立的部位時,你必須等待下個價格跳動,這樣就不再是市場中立了。」 他不會調整部位以保持市場中立。”如果我的停損點被觸及,我就會了結出場並且等待下一個波動循環。
 
Raithel是一位市場的學習者,且他知道選擇權賣方環境不會一直那麼友善。「股票市場的波動率在某些時點會戲劇性增加,唯一的問題是何時會發生?」當不可避免的波動尖峰出現,Raithel可預見選擇權市場迅速增長的獲利空間與潛在風險,基於9/11的經驗,他說他有適當的風險管理可以處理這些情況。
 
.
註一:Ifo企業信心指數 Ifo Business Climate Index。
 
Ifo企業信心指數(Ifo Business Climate Index)是由德國的Ifo研究機構所編製,為觀察德國經濟狀況的重要領先指標。Ifo發音"e’fo",Ifo研究機構取其I為Information的首字縮寫,而fo為Forschung,為research之意,即「資訊研究」便為該機構成立之宗旨。
 
Ifo企業信心指數的編製,是對包括製造業、建築業、躉售及零售業等各產業部門每個月均進行調查,每次調查所涵蓋的企業家數在7000家以上,依企業評估目前的處境狀況,以及短期內企業的計劃及對未來半年的看法而編製出的指數。
 
在企業評估目前處境狀況項目方面,以「好」、「滿意」、「差」三等級評量企業認為目前的狀況,求得目前狀況認為「好」的百分比以及「差」的百分比,並將這兩個數字相減,得到企業對"目前"景氣的信心數值。並且讓企業進一步對未來半年與現在作比較評估,評量仍以三等級評量「更好」、「一樣」、「更差」。將所得到的結果,略去中性選項的部分,把認為「更好」的百分比數值減去認為「更差」的百分比數值,所得到的數字即為企業對"未來"景氣的信心數值。最後,將"目前"的信心數值與"未來"的信心數值作平均後得到企業心信數值,再作基期調整(1991年為基期),即得到Ifo企業信心指數。
 
例如,企業評估目前處境狀況,認為「好」、「滿意」、「差」的比率分別為15.4%、52.7%及31.9%,因此企業對"目前"景氣的信心數值便為-16.5(=15.4 - 31.9)。而企業對未來認為「更好」、「一樣」、「更差」的比率分別為21.2%、57.3%、36.1%,則企業對"未來"景氣的信心數值便為-14.9(=21.2 - 36.1),再將這兩個數字作平均,得到-15.7即為Ifo企業信心數值(此數值多會在0上下波動),再用基期數值調整作線性轉換後即為Ifo企業信心指數。
 
.
註二: 美國ISM採購經理人指數。
 
ISM指數的編製方式,是直接調查超過250家產業公司的採購經理人所得出的,調查範圍包括50個州的21個產業。受訪的採購經理就生產,訂單,商品價格,存貨,賣方業績與就業等範疇,回答一份問卷,就此範疇中的情況,以增加,減少,不變的方式來表達意見;而其中『生產』一項可用以預測工業生產,『商品價格』一項可用以預測生產者物價指數(PPI),『新訂單』可用以預測工廠訂單,『就業』可用以預測製造業就業情況,而『賣方業績』更是領先指標的組成項之一。由於ISM指數資料相當即時,組成項亦具有領先的特性,因此被視為最重要的製造業指標之一;亦可視為領先指標的重要附屬指標。
 
在應用上,當ISM指數超過50時,代表製造業擴張,當讀數低於50,則代表製造業景氣趨緩,關鍵讀數42.4則被經濟學家視為製造業陷入衰退的臨界值;而讀數與50之間的差距,則代表擴張或衰退的幅度。由於可用來預測ISM指數的資料實在太少,甚少經濟學家會就此指標從事預測,所以ISM指標公布時往往引起市場的激烈反應。
 
通常而言,由於較高的ISM指數象徵製造業景氣熱絡,對股票市場而言是項好消息,而債券市場視強勁的ISM指數為利空消息;不過這樣的判斷原則仍須觀察當時總體經濟狀況及市場投資人心態而定。在景氣衰退時期,ISM指數上揚象徵景氣復甦在望,股票市場可能因此大漲,但投資人也可能據此判斷利率水準將無法調降,而引發股市下挫。因此若利率狀況穩定維持於低檔,則ISM上揚被視為利多;但若其他指標顯示景氣過熱,利率可能進一步上揚,則強勁的ISM指數被視為利空。

  瀏覽次數:3551
<< 上一頁  文章最頂瑞  關閉視窗  

 Copyright @ 2003-2018  中華民國期貨業商業同業公會  版權所有
106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27號12樓 TEL:02-8773-7303 FAX:02-2772-8378

交易人查詢合格登錄期貨業業務員專線分機:826(查詢時,務請備妥公司及人員名稱)
聽語障消費者諮詢、申訴手機簡訊專線號碼:0988760150
您是自 2004 年 12 月起第 位瀏覽本站的訪客